目前日期文章:2004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聽過北極熊的故事嗎?在北極圈裡,牠可是沒有什麼天敵的,但是聰明的愛斯基摩人,卻可不費吹灰之力逮捕牠……

愛斯基摩人是怎麼辦到的?這就是上帝給人的智慧吧!他們殺一隻海豹,把牠的血倒進一個水桶裡,用一把兩刃的匕首插在血液中央,因為氣溫太低,海豹血立即凝固,匕首就結在血中間,像一個超大型的冰棒,之後把冰棒倒出來,丟在雪原上就可以了。

北極熊有一個特性:嗜血如命,這就足以害死牠了。牠的鼻子特靈,可以在好幾公里之外就嗅到血腥味,此時牠一定聞到愛斯基摩人丟在雪地上的冰棒,於是迅速趕來覓食,開始舔起血冰棒,舔著舔著,舌頭漸漸麻痺,但是還是不願意放棄這樣的美食,忽然血
的味道變好了──那是更新鮮的血,溫熱的血。

於是牠越舔越起勁──原來那是牠自己的血──事實是:牠舔到一個程度,已經舔到冰棒的中央部分,匕首畫破了牠的舌頭,血冒出來,但是牠的舌頭早已麻木,所以沒有感覺,但是牠的鼻子還很敏感,知道新鮮的血來了,加緊舔食的結果就是,舌頭傷的更
深,血更多流失,通通吞下去自己的喉嚨裡。

最後是北極熊失血過多,休克暈厥過去,愛斯基摩人就走過去,幾乎不必花力氣 ,就可以輕鬆捕獲牠。

在我們的生命中,追求幸福的過程裡,我們也很可能是一隻北極熊,如果你所抱持的是錯誤的觀念和看法的話。
我認識很多人,他們工作時間超長,因為他們認為事業上的成就,對他們的人生而言,是最重要的,他們賺了很多錢,真的很多,可是沒有時間去花,說實在的,我深深以為:即使他們有了時間,他們很有可能也不知道如何花這些錢……

他們雖然賺到了錢,卻失去很多東西,可能是人生更重要的東西,他們的家人和他們極少互動,他們的兒女不認識他們(我的意思是他陪著孩子長大,花時間與孩子相處),他們沒玩過,沒休閒生活,也不曾幫助任何一個人。

有人在他們的事業高峰時,忽然心肌梗塞,失去生命,有人忽然中風,失去行動能力與健康,有人有一天忽然發現家人全都離他而去……

美國一個週刊,做過一個調查,針對世界百大企業的退休CEO,請他們填一份問卷,其中前十大企業的老闆,對其中一個問題都有相同的答覆,這個問題是: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你會希望什麼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
 
這七個大老闆都說了同一件事,即人生可以重來,他們一定不放過陪伴孩子一起成長。
很多人說他們一旦做決定就不會後悔,問題是他們做決定之前,沒想清楚,到最後還是後悔!

讓我們現在就想清楚:你是那隻大北極熊嗎?你正在吸自己的血,享受幸福的感覺嗎?人生只有一次,過去了就不再回來,請不要當大北極熊,以生命為代價的事業,很可能最後是賺得全世界,卻失去了你最寶貴的生命──耶穌如是說!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餘的最後一句話


當人們發生衝突的時候,根本原因並不在於各自說了些什麼。而是大家在說完所
想要說的話之後的最後的那句話。沒有這句話,大家都很友好地交流,一旦加上了
這句話,交談就變成了吵嘴,並且愈演愈烈,最終局面無法收拾。問題在於,這句
話的內容往往和大家要說的事情毫不相干,所以,把它稱為「多餘的最後一句話」。


舉個例子吧。


我那天坐公共汽車去辦事,車上人不多,但也沒有空位子,有幾個人還站著,吊
在拉手上晃來晃去。一個年輕人,乾乾瘦瘦的,戴個眼鏡,身旁有幾個大包,一看
就是剛從外地來的。他靠在售票員旁邊,手拿著一個地圖在認真研究著,眼不時露
出茫的神情,估計是有點兒迷路了。


他猶豫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問售票員:「去頤和園應該在哪兒下車啊?」售票
員是個短頭髮的小姑娘,正剔著指甲縫呢。她抬頭看了一眼外地小夥兒說:「你坐
錯方向了,應該到對面往回坐。」要說這些話也沒什麼,錯了,大不了小夥兒下站
下車馬路對面坐回去唄。


但是售票員可沒說完,她說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了。「拿著地圖都看不明白,還
看什麼勁兒啊!」

售票員姑娘眼皮都不抬地說。外地小夥兒可是個有涵養的人,他嘿嘿笑了一笑,
把地圖收起來,準備下一站下車換車去。

旁邊有個大爺可聽不下去了。他對外地小夥兒說:「你不用往回坐,再往前坐四
站換904也能到。」


要是他說到這兒也就完了,那還真不錯,既幫助了別人,也挽回北京人的形象。
可大爺哪兒能就這麼打住呢,他一定要把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說完:「現在的年輕
人哪,沒一個有教養的!」我心想,大爺這話真是多餘,車上年輕人好多呢,打擊
面太大了吧!


可不,站在大爺旁邊的一位小姐就忍不住了。「大爺,不能說年輕人都沒教養
吧,沒教養的畢竟是少數嘛。您這麼一說我們都成什麼了!」這位小姐穿得挺時
髦,兩根細帶子吊個小背心,臉上化著鮮豔的濃妝,頭髮染成火紅色。


可您瞧人這話,不像沒教養的人吧,跟大爺還『您』啊『您』的。可誰叫她也忍
不住非要說那多餘的最後一句話呢!「就像您這樣上了年紀看著挺慈祥的,一肚子
壞水兒的可多了呢!」


沒有人出來批評一下時髦的小姐是不正常的。可不,一個中年的大姐說了:「你
這個女孩子怎麼能這麼跟老人講話呢,要有點兒禮貌嘛。你對你父母也這麼說話
嗎?」您瞧大姐批評得多好!把女孩子爹媽一抬出來,女孩子立刻就不吭氣了。


要說這事兒就這麼結了也就算了,大家說到這兒也就完了,大家該幹嘛幹嘛去。
可不要忘了,大姐的「多餘的最後一句話」還沒說呢。「瞧你那樣,估計你父母也
管不了你。打扮得跟雞似的!」


後面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簡單地說,出人命的可能都有。這麼吵著鬧著車可
就到站了。車門一開,售票員小姑娘說:「都別吵了,該下車的趕快下車吧,別把
自己正事兒給耽誤了。」當然,她沒忘了把最後一句多餘的話給說出來:「要吵統
統都給我下車吵去,不下去我車可不走了啊!煩不煩啊!」


煩不煩?煩!不僅她煩,所有乘客都煩了!整個車廂這可叫炸了窩了,罵售票員
的,罵外地小夥兒的,罵時髦小姐的,罵中年大姐的,罵天氣的,罵自個兒孩子
的,真是人聲鼎沸,甭提多熱鬧了!那個外地小夥兒一直沒有說話,估計他實在受
不了了,他大叫一聲:「大家都別吵了!都是我的錯,我自個兒沒看好地圖,讓大
家跟著都生一肚子氣!大家就算給我面子,都別吵了行嗎?」


聽到他這麼說,當然車上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吵,聲音很快平息下來,少數人輕聲
嘀咕了兩句,也就不說話了。但你們不要忘了,外地小夥兒的『多餘的最後一句』
還沒說呢。「早知道北京人都是這麼一群不講理的王八蛋,我還不如不來呢!」


想知道事情最後的結果嗎?我那天的事情沒有辦成。我先到派出所錄了口供,然
後到醫院外科把頭上的傷給處理了一下。我頭上的傷是在混戰中被售票員小姑娘用
票匣子給砸的。你們可別認為我參與了他們打架,我是去勸架來著。我呼籲他們都
冷靜一點兒,有話好好說,有沒什麼大事兒,沒什麼必要非打個頭破血流。


我的多餘的最後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不就是售票員說話不得體嗎?你們就當她
是個傻蛋,和她計較什麼!」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就是傳說中的膠合牛排吧

之前去過一次X提,難怪服務人員一直建議要吃九分熟,
吃起來口感差,室內裝潢又全都是硬的石材或玻璃,回音很大,吵得要命,
之後就一點都不想去他們其他的連鎖店了.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2274607.shtml

【記者陳靜宜/台北報導】
經常花錢想吃夠水準的牛排,其實吃到的只是用牛肉塊拼成的。

消費者吃到的並非整塊牛排,而是經過組合的牛排狀牛肉。享用這類「組合」牛排,不能只吃三分熟或五分熟,只要不吃全熟就可能遭到細菌感染。

已知推出拼裝牛排的餐廳之中,多為平價牛排館,其中不乏知名的連鎖店,例如西堤牛排館、陶板屋、貴族世家都有賣組合牛排。

中央畜產會認證組組長林松筠表示,早在一九八二年,美國就發生一起由未煎熟的牛肉漢堡(漢堡屬組合牛肉之一),引起嚴重食物中毒,吃過的民眾出現腸道出血情況,且多發生在老人及幼童身上,當時造成八、九人死亡。

事後經微生物學家追蹤,發現是由一種名為大腸桿菌O157:H7所引起,因此在此事件之後,美國農業部便規定,「重組牛肉」必須全熟食用。尤其碎牛肉及漢堡肉,應以攝氏七十五度煎二至三分鐘才行。

但是,台灣使用組合牛肉卻號稱牛排的業者,幾乎都未明確告知消費者,且仍依慣例問消費者要吃幾分熟,嚴重誤導消費者,消費者若點了不是全熟的牛排,且重組牛肉在重組過程中若有汙染,輕則出現發燒、腹痛、反胃、嘔吐症狀,重則致命。

林松筠表示,在國外販賣重組牛肉的商店,會在該產品上標示「restructured beef」(重新組合的牛肉),店家有告知消費者的義務,除了食品衛生安全問題之外,也應以合理的價格反應給消費者。

一位料理牛排有二十年以上經驗的主廚表示,世界對於牛排有嚴格規定,只有沙朗(肋眼)、紐約客、腓力,才能算牛排。

消基會和消保會也都表示,業者使用重組牛肉當牛排,卻未明確告知消費者,此舉可能涉嫌詐欺。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