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轉載][短篇]2046黑白巨塔Fuckmosa......作者不詳


我是一個市立醫院的實習醫生。沒錯,我的工作就像電視上演的那樣,
值大夜班總要被call起來好幾次、白天又要忙無窮無盡的病房工作,睡
眠永遠不足,被著皺巴巴的白袍撐著無神的雙眼穿梭在醫院裡。總之就
像電視上演的那樣。

這天清晨我來到病房,迷迷糊糊從護士學姐手中接過早上要換藥的名單。

「Intern先生,起床啦!」看我半夢半醒,學姐沒好氣地把換藥車推到我
跟前。

我拉著換藥車走過空蕩蕩的病房走道,一床一床的換過藥。

「980-1..這是要抽血送化驗的..」對照手上的清單,我準備著空針。

「杯杯你好,我來給你抽個血喔~」老人家睡得比較少,天還沒亮就起床了。
這位伯伯鼻子尖尖鬍子翹翹手裡還拿根釣竿,我似乎曾在電視上看過他。

「你過來。」伯伯向我招招手。

「我跟你說一個秘密,」伯伯附在我耳邊說「我去過未來。」

真是見鬼了,這明明是神經外科的病房,為甚麼會有精神科的病人住進來?
「嗯嗯..」我還有好幾個病人沒處理,不想跟他多糾纏,逕自去捲他的袖子。

「你想不想去看看?」伯伯把手抽走。

「不太想耶..」

說不想當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在上次某見習醫師向精神科病人問路,結果被耍
得團團轉之後,我們都知道不能把精神狀況有問題的人講的話當真。

「那我不讓你抽血。」伯伯一下子坐直了身體,把手藏在背後。

「北北不要這樣,抽個血馬上就好了。」

「不要。」他很堅決。

原來不只總統當久了容易老番癲,一般人也會發這種病。

「那怎麼樣才要讓我抽?」我好言相勸。

「讓我帶你去未來。」

「好吧,那你打算怎麼帶我去未來?」我很無奈地坐到他床邊。

「眼睛閉起來。」伯伯說。

雖然有點擔心他會趁機吃我這個細皮嫩肉小伙子的豆腐,不過我還是乖乖閉起
眼睛。

「咚!」有東西在我後腦杓重重敲了一記。然後我昏了過去。


* *** *


摸摸還有點疼的腦袋,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我似乎還是在980病房,只是有些說不上來的不同。

這就是未來了嗎?怎麼跟電影演的都不一樣?

電影裡面好歹還會有一台炫炫的機器咧,怎麼現在腦袋一敲就讓我穿越時空啦 ?
我趕緊跑到醫院大廳,抬頭看看牆上的大鐘: 2046年1月16日 12:13pm。

「這真的是未來耶!」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大廳裡的一位太太被我嚇了一跳,
露出嫌惡的神情。

「你看,不好好唸書以後就會像那個叔叔一樣來當醫生。」那位太太拉開
她小孩,告誡著。

啊哈!我有看過電視上在演,到未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職棒年鑑,把比
賽的結果copy回去,這樣去簽賭就穩贏不輸了!

印象中圖書館有職棒年鑑..可是圖書館在哪裡呢?

我找到醫院各樓層的平面圖:

一樓,掛號處、櫃台、領藥處、急診室...

二樓,神經內科門診、心臟內科門診...
...
...
七樓,住院醫師值班室
八樓,住院醫師值班室
九樓,總醫師值班室
十樓,主治醫師值班室、院長副院長值班室、市長值班室..
十一樓,圖書室

哪來這麼多值班室,這到底是醫院還是旅館?

在「我們那個年代」,一層樓有一間值班室就很多了,怎麼過了四十年,
竟然膨脹成四層樓?

難道健保還沒倒,醫院不得不改行租房子給醫生來平衡收支嗎?

「那位intern,還在混啊?快到急診室報到!」一個穿著白衣的身影匆匆衝
進大廳,又匆匆消失,連讓我問個路的時間都沒有。

好吧,先到急診室看看也好。

剛踏進急診室,一位醫師就衝著我問:「新來的intern嗎?」

看來我的一身「菜味」即使到了未來還是很明顯。

「嗯..是的。」

這實在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過既然我是「新來的」,也剛好是個intern,
那麼這樣回答應該也不算有錯。

「我姓林,是急診科總醫師,」那位醫師自我介紹「我先帶你熟悉一下環境。」
「急診科值班室在這裡。」總醫師推開一間小房間的門。

三坪左右的空間裡,橫七豎八地躺了五位醫師,那種感覺大概就是所謂的 「屍
橫遍野」吧。

「請問學長,」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為甚麼有這麼多值班醫師?」

難不成急診科發達了,人手多到可以這樣用?

「一二三四五,五線值班剛好有五位醫師。」林醫師數給我看,露出『這是甚
麼笨問題』的表情。

「不是只有一線和二線值班需要睡在醫院嗎?」我問。

我記得「我們那時候」都是這樣的,再後線的醫生只要在家裏on call就
行了。

「你大概還不了解醫院的規矩,」林醫師說「只要列在值班名單上的醫生,
按照規定通通要睡在醫院,一但有需要,三十分鐘內就要趕到現場。」

話還沒說完,一群身批白長袍的資深醫師突然湧進急診室,一擁而上把病
人團團圍住。

「你看,就像這樣。」林總醫師說。

「院長實在很可憐,這把年紀還要被這樣折騰」他偷偷指著其中年紀最大的
那位醫師「今天晚上已經被call下來第五次了。」

「不過這個制度其實很棒喔,聽說在以前那個年代,call VS還要擔心被罵,
你可以想像嗎?Call VS會被罵耶!」林醫師不可置信地說。

「現在VS最怕我們不call他了,每個都怕出事情的時候他們不在場會挨告,」
林醫師說「因此現在值班很輕鬆,所有的事情通通往上報,有病人上面會處
理、有狀況上面會扛,我們樂得輕鬆。」

「而且按照衛生局長的說法,我們急診科的工作就是負責會診其他醫生,所
以病人送進來也不必急著診斷,通通送去作斷層掃描,有出血的找神經外科
開刀,沒出血的請神經內科來接手,不必動腦就能當醫生!」林醫師越講越得
意。

奇怪,這怎麼跟我在見習的時候學到的不太一樣?

「未來」的衛生局長也會定出這種愚蠢的規定嗎?

「來來來,我帶你去看病人。」

我連忙抓起聽診器跟上。

「你帶那東西作甚麼?」林醫師一臉狐疑。

「不是要去看病人嗎?」以前沒帶聽診器去看病人是會被罵的耶。

「放著放著,用不到啦。」林醫師擺擺手。

「一定是經過四十年以後有了更新的儀器,所以用不著聽診器了。」我這
麼安慰自己。

沒想到林醫師走到病床前,緊緊握住病人的手,許久不說話。

然後換到下一床,又緊緊握住病人的手,許久不說話。

我看得一頭霧水,林醫師是要選里長正在拜票嗎?還是甚麼新的診斷方式?

「林醫師,請問現在作這個檢查的目的是甚麼?」我試探性地問。

「檢查?甚麼檢查?」林醫師反問我。

「就是剛剛這個握住病人手的檢查..」

「學弟,你這樣不行喔,」林醫師搖搖頭「都沒有在唸書齁。」

「當到intern了還不知道看病人最重要的就是握住病人的手,這樣才是有醫德
的表現喔。」林醫師說。

「只要握住病人的手就是有醫德?其他的檢查不必作嗎?」

「當然啊,這是急診科教科書裡面寫的耶,是以前一個從急診科醫生變成衛
生局長的醫生說的,他真的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你在急診科這段時間我會
好好教你他還講過那些有道理的話。」林醫師滿臉都是敬佩的表情。

「喔咿~喔咿~」救護車刷地一甩尾停在急診室門口。

醫護人員跳下車,推進一名頭上纏滿繃帶的病人。

「頭部外傷,病人昏迷,血壓80/40...」

「這個病人給你接。」林醫師把我推向前,我只好硬著頭皮站上前線。

「第一步要作甚麼?」林醫師不放心,還是在旁邊監控。

「ABC--建立呼吸道、維持呼吸、保持血液循環」我幾乎反射性地回答。

「不對不對,是先call所有的值班醫師。」

「下一步?」他又問。

「作理學檢查?」我小小聲地答。

「不對~是趕快會診其他科醫生~。」

「再來呢?」林醫師有點不耐煩了。

「作斷層掃描?」六神無主的我也只能亂猜了。

「剛剛教你的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握手』!是『握手!』!最重要的是
去握住病人的手!」林醫師暴怒。

「是、是..」我連忙上去握住病人的手。

這時值班室的門開了,裡面的醫師們,連同才剛剛回去休息沒多久的院長、
副院長,通通圍到病人身旁,搶著跟病人握手。

「院長握了好久,真是好有醫德啊!」一位主治醫師試圖拍院長馬屁,其
他的醫師連忙點頭如搗蒜。

站在一群資深醫師中央、看他們作出如此詭異的「醫療行為」,心裡覺得
好不真實,為甚麼只有握住病人的手才是有醫德的表現?

儘快取得必要的資訊做出正確的診斷難道不算有醫德?

為了掌握治療的黃金時間而積極進行處置難道不算有醫德?

沒過多久,市長也來了(我當然是從別人那裡得知誰是市長的)。

「市長來作甚麼?」我悄悄問總醫師。難道病人是甚麼VIP?

「市長也要值班啊。」總醫師說。

「市長也要值班?」我越來越糊塗了。

「這你就不懂了,」總醫師說道「這都是市議員規定的啊,他們說,只要
有市民生病住院,市長就應該隨時待命,不能去處理市政、更不能出國考察,
不然就是草菅人命。」

「為甚麼?市長又不是醫生,待著也幫不上忙,硬要他留下作甚麼?」

「不曉得,」林醫師聳聳肩「但是議員們都是一流的人才,講話最有道理、
從來不嘩眾取寵,個個言之有物、思路清晰,他們講的話一定是對的,只是
我們還沒領悟其中奧妙而已。」

原來「未來」的議員都這麼了不起,看來時代在變,議員的素質也會跟著改
善呦。

「這個病人要收住院開刀。」被叫下來會診的神經外科醫師向林總醫師回報。

「沒問題。」林醫師拍拍胸脯。

沒問題?看著滿床的急診加護病房,我不曉得林醫師怎麼能如此有把握。

「林醫師,病房是滿的耶,不考慮轉院嗎?」反正今晚已經被罵得夠慘了,
我決定豁出去,亂問一通。

「轉院?」林醫師倒抽一口冷氣「哎呀呀,學弟很糟糕喔,怎麼可以要病
人轉院,這樣很沒醫德喔。」

他繼續說道:「不管病人的狀況我們能不能處理、不管病房多麼滿,我們
都要擠出空間來收病人,絕對不可以轉院!」

「沒辦法處理還不轉院,難道不會出問題嗎?」我不死心。

「不可以轉院、不可以轉院..」林醫師很堅持。

他邊說邊指揮護理人員在加護病房的走道上清出一塊空間,塞進剛推進來
的那位病患。

「這該不會又是那個後來當衛生局長的急診醫師說的話吧?」我憤憤不平
的問。

「學弟有慧根喔,你也覺得那個醫師很有智慧吧,」林醫師的表情和緩了
一些「不過這不是他的政策,這是媒體的建議。」

「媒體的建議?媒體哪裡懂醫學?他們憑甚麼干預醫療行為?」這下子換我
爆炸了。

「媒體怎麼不懂醫學?媒體甚麼都懂啊,而且他們的角度最公允,不會有偏
袒病患鼓動反醫情緒的行為、也沒有狹輿論之力作未審先判的情事,再加上
各媒體都非常具備新聞道德,從來不斷章取義、或專門報導腥羶色的新聞,
他們的意見當然非常足以採納。」

此時恰好有一群記者擠進急診室訪問那名傷患的家屬。

「您的先生被車撞了,現在昏迷不醒,請問您有甚麼感受?」

「您的先生現在情況很不樂觀,請發表一下您的看法。」

喀嚓喀嚓,鎂光燈閃個不停,記者不斷把麥克風遞向那位啜泣的太太。

「你看,我們偉大的媒體朋友。」林醫師的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崇敬。

我累了。

在2046年待了一晚上,經過這些光怪陸離的經驗,我累了。

我想回到「過去」。

趁著林醫師還在對記者們投予崇拜的眼光,我偷偷溜出急診室。

獨自走在空蕩蕩的醫院走廊,我思考著該如何回去。

迎面有一人走來,

鼻子尖尖鬍子翹翹,手裡還拿根釣竿。

我一定在電視上看過這個人。

「老伯,我想回去了。」我攔下他。

他笑著點點頭:「把眼睛閉上。」

我依言閉起眼睛,好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不分、醫學專業扭曲的世界。

「咚!」有東西在我後腦杓重重敲了一記。

然後我昏了過去。

啊!我的職棒年鑑還沒拿呢!

[完]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會撒嬌的老婆最幸福

  神啊!請給我一個會撒嬌的老婆!

 這句話,是全天下男人的真心告白。

  男人年輕時,選老婆或選女友,第一都是看身材和臉蛋,人品性格和脾氣通通不管;到了中年時,才會發現:原來,女人的美,不在外表,而在具有包容心和好脾氣的個性,尤其是會撒嬌的女人,一旦撒嬌撒到男人的〔死穴〕,也就是打中了男人心坎裡的弱點,這時,就算她要男人去死,男人也會帶著微笑和滿足的表情從容就義。

  全天下的女人們沒想太多,男人其實是很好搞定的。

  男人要的只是一種類似母愛的包容和關懷,一種無怨無悔、夫唱婦隨的契合感覺,我並非把女人當跟班或第二性,也不是歧視女性,真的,男人要的就只是那種即使自己再落魄再倒霉,她也不棄不離的那種生死相隨的感動。

  聽說,很多人到KTV唱了鄭進一寫的〔家後〕,不管是男是女,都會嚎啕痛哭而無法唱完,因為,歌詞中的老婆〔怪東怪西也不會..穿好穿醜不計較...寧可讓他先死...自己才來承受失去愛人的錐心之痛..〕,打中了每個男人心中的〔死穴〕,也挖出了每個女人對至愛〔無私奉獻〕的真情告白。

  啊!多麼美的意境!

  對於男人來說,一生可以擁有這樣的〔家後〕,真是死而無憾!

  話說回來,〔家後〕中生死相隨的老婆,大概在三或四年級身上比較可能看到;現在的年輕女孩子,個個都立志要當〔家前〕,說話要比男人大聲,吃穿住用什麼都要嫌,有的甚至會打男人。此外,現在的女孩子,凡事只考慮到自己,自己要快活要享受,家事不做,孩不不管,老公的壓力也視若無睹,似乎是:老公賺錢給我花是應該,老公身體累壞是他自己活該!

  大家想想,如果你是男人去遇到這種〔家前〕,你能不像我猛跪下來向老天大喊:〔神啊!請給我一個會撒嬌的老婆!〕嗎?

  男人在年輕時都是無知的畜牲,到了中年才會進化成人類。也唯有男人體內的荷爾蒙分泌量減少了,才能真正分辨出女人的美麗在哪裡。

  老實說,我也曾是無知的畜牲,不過,這種現象也不只是我,許多碩士、博士、醫生,甚至是政商名流,也都是年過半百才發現每個男人都一樣,而且也都才發現:會撒嬌的女人,是最美的。

  我要講一個〔買醬油的故事〕來證明這件事。

  我有一位朋友,長得又帥家世又好,年輕時把到了一位富家千金,長得像明星般美麗,又有氣質。

  幾年後,他們結婚了,也生了兩個小孩,但在結婚十年後,這位家世極好的帥哥,不顧雙方家族的反對,硬是要和富家千金離婚;隔了半年,帥哥又找了一位女孩結婚,但這個婚姻讓大家跌破眼鏡,因為,這位帥哥娶的竟然是一位餐廳裡的女服務生,她家世平凡,父親是小小的公務員,她長得沒有明星架勢,更沒有明星般的漂亮,很平凡的外表,卻深深抓住帥哥的心。

  有一次,我也很好奇,偷偷問帥哥,為什麼這麼迷戀平凡的女服務生。他說了一個買醬油的故事,他說,他這十年來受夠了那位明星氣質女的折磨和凌辱,之前不離是為了孩子著想,但忍了十年實在忍無可忍,因為,這位美女從來不把人當人看,吃得要講究,穿要穿名牌,生活上每件事都要符合她的完美要求,只要有一點點瑕疵或不完美,她就破口大罵,連人家祖宗八代都要問候。即使他是她老公也是如此,一點小事沒做好,就好像世界末日來臨一樣,整個家被她搞得驚天動地,每個人最後都成了她的下人。偶爾,他工作壓力很大,想尋求她的安慰,向她吐吐苦水,她卻譏諷他沒有出息,笑他為何不去找個沒有壓力又賺很多錢的事業?

  偶爾,他想找她去散心或溫存一下,她光是出門就要搞三到四小時,要選衣服和鞋子,而且還要前一天向她預約,否則她會挑不出鞋子和可以搭配的衣服。累了半天,終於可以出門了,他想和她親密一下,她卻嫌人多、他的手髒或是怕SARS可能還會爆發,搞到最後一點情調都沒有,好像變成一個奴僕在聽女主人的訓話和教誨。

  XXX!這些鳥事他都忍了。

  最後,真正讓他爆發不滿的,是一瓶醬油。有一天,貴婦忽然心血來潮,想要做湖南菜,傍晚時打電話到辦公室給他,叫他下班時順便到某某超市去買AA牌的醬油,他不敢不從。

  然而,他開了一天的會,人也確實很累了,塞了快一小時的車,勉強在超市找到車位,就為了一瓶醬油去和人家大排長龍結帳。接著,全身疲累地回到家,把醬油交給老婆,正想趴在沙發上休息一下,老婆卻在廚房尖叫,然後拿了一把菜刀衝了出來,另一隻手拿著那瓶醬油大罵:

  「你這個豬頭!馬上給我回去換掉...我說要AA牌的,你卻買成BB牌的,為什麼我說的話你都沒在聽...你根本不尊重我!」就這樣,為了一瓶醬油,她罵了半個小時,甚至牽托到雙方家世的問題,還說到他心裡有自卑感,才會用這種小動作來作弄她...。

  這時,又累又煩的他,氣若游絲地想說:

  「老婆...不過是一瓶醬油,晚餐將就用了..幹嘛大費周章?」

  但老婆卻拿起菜刀,逼他去換回AA牌。

  看著老婆那張臉,像有不共戴天之仇般地猙獰著,忽然間他看開了,他站起來揮手打掉她手上的菜刀,然後,生平第一次甩了她耳光(以前因為她是富家千金,連罵都捨不得罵,更何況是打),然後淡淡地說:

  「要買你自己去買!明天我們就離婚吧!」

  當然了!一向是高高在上的貴婦,怎麼可能被人「開除」,她到雙方父母家裡大哭大鬧,又說要帶孩子自殺,但帥哥理也不理。後來,貴婦眼看再鬧下去,自己的面子也丟大了,就趁機敲了帥哥一大筆贍養費就離婚了。

  帥哥離婚後,為了付贍養費,沒有了豪宅,沒有了存款,也沒有了名車。但他覺得自己重生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暢快,坐了十年的牢,終於他逃出了那個女魔頭的手掌心。

  他開始坐公車去上班,吃路邊攤,租個公寓自己住。有一天和同事去一家小餐廳吃飯,不小心打翻湯,桌面和衣服都濕了,一位女服務生也不怕髒主動來幫他清理,還一直安慰他沒有關係,他告訴我,他當時有一股衝動,想倒在那位女服務生懷裡痛哭一場。這位女服務生,就是他現在的〔家後〕。

  同樣的,某天下班前,他接到老婆電話,同樣是要他回家前順便去買醬油。帥哥同樣累到不行,本來想說隨便到外面吃就算了,但老婆在電話中拼命撒嬌,說什麼特地燉肉要為他補身子,他聽了再累也去買。

  這時,他想到了前妻的AA牌醬油,到了便利商店,他故意又買BB牌醬油。回到家,老婆滿臉笑容迎接他,然後拿了醬油作菜。帥哥好奇地走到廚房,問她應該是AA牌的比較香吧!

  老婆撒嬌地說,什麼牌都沒關係,老去買回來的〔老公牌〕最香。

  就這樣,帥哥一輩子疼死了會撒嬌的老婆,他告訴我,在他眼中,他這位會撒嬌的老婆是最美的,沒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她。

  人生是苦,男人為了生活,為了事業,已經夠苦了,如果真要找個人生伴侶,何苦再去找一位女主人,把自己蹧蹋得更苦,像活在〔無間地獄〕。

  二十一世紀,男女間最流行的,似乎是〔離婚〕這件事。對於婚姻和男女之間,我的看法是:

  「結婚像穿衣服,有人喜歡穿得華麗但不舒服,甚至痛苦,但我寧可選擇一件不是名牌也不是高檔的T-SHIRT,簡簡單單、寬鬆自在。」

  結婚沒有對錯,離婚更沒有對錯。每個人性格不同,需求也不同。有人就是要完美嚴謹的配偶,有人就是要有點迷糊,凡事不計較的伴侶,大家各取所需,沒有什麼絕對標準,也不能說龜毛的貴婦就是不好,而是看每個人自己想要的〔另一半〕,是什麼樣的,如果因為個性不合,就去批判對方,是沒有意義的。

  然而,人畢竟是有情的生物,人跟人相處,沒有人受得了吹毛求疵或龜毛尖酸的脾氣,更沒有人受得了無情嚴厲的苛責和咄咄逼人,尤其是情侶或婚姻關係,即然有情的人要在一起,就不要用軍隊或法律的嚴法來給對方壓力,美國知名心理學家威廉斯就曾說過:

  「世上每個人都需要別人的關懷和注意,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因此,回到家,回到有情的伴侶身邊,每個男人都渴望可以得到〔有情〕、〔有彈性〕、〔有包容心〕的關懷。這時,就算男人有什麼小錯或疏乎,聰明的女人不但不會指責臭罵,反而會先從包容、關懷的角度來安慰男人,然後再用女人特有的〔撒嬌基因〕讓男人願意改過,甚至積極向上。

  我想,這才是男人想要的。據我所知,每個失敗的男人,背後總有個不懂事又不會撒嬌的女人,一遇到男人陷入低潮或壓力過大時,她們卻還拼命罵他們或大吵大鬧,難怪男人在這種內外交迫的情況下,立志結束這段〔不人性〕的關係。

  會撒嬌的女人最美,會撒嬌的女人,可以造就出成功的男人。社會上不少成功男人,背後就是有個這樣懂得撒嬌又懂得激勵男人的美麗女人。

  我衷心為這些幸運男人感到高興,但是,我還是想問老天爺:

  「神啊!我的撒嬌女在哪裡?」

  雖然我現在還找不到我生命中的撒嬌女,不過,我相信日後我找到的機率會愈來愈高,因為這本書就是要教全天下的女性,看透〔男人渴望女人撒嬌〕這個道理,然後,把男人吃得死死的,叫他去買醬油買衛生紙買胸罩,他都會面帶微笑去做,即使翻山越嶺、上刀坡下油鍋,也在所不辭。

  如此一來,會撒嬌的女人愈來愈多,每個男人都可以打從心裡,去欣賞女人內在真正的美麗,相信這世界可以處處有神仙眷侶,人間無憾事。最重要的,我也可以因此遇到我的撒嬌女。

 

有位哲學家告訴男人:
「只要懂得稱讚老婆的舊衣漂亮,
她就不會吵著要買新衣。
吻一下妻子的眼睛,她就會變成瞎子。
吻一下她的嘴唇,她就會變成啞巴。」
同理可證:
「聰明的女人啊!
只要妳懂得稱讚老公的才幹,
他就會更賣力為妳工作。
撒嬌地抱他一下,他就不會生氣動粗。
吻一下他的嘴巴,他就不口出惡言。」

家裡不是立法院,
不用長篇大論講道理,
更不需要爭得面紅耳赤,
只要妳懂得撒嬌和體貼,
就能享受家庭幸福。
聰明女人,何樂而不為呢?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