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戀愛的時候,大部分的都會女性都是堅強的。

直到愛上了一個男人,開始變得不像原來的自己,例如記性差了、腦筋遲鈍了,老是優柔寡斷不知道約會時候穿什麼好,每次他惹自己哭的時候都想著「一定不要原諒他」,可是他一出現在我們面前,任誰都情不自禁融化了。

其實分手倒也不是這麼困難的決定,對一個習慣寫企畫案,聽到朋友戀愛時鬼打牆的情節總最清醒的女人來說,雖然蜜月期的約會老出現經典日劇對白幻想症,但是分手其實家常便飯了,「純情」是我們心動時的狀態,跟經驗次數並沒有什麼關連。

只是,分手最麻煩的就是交集:

你的東西,我的東西,我們共同的東西;在你家的我的小可愛,在我衣櫥裡陪你去買的無印良品襯衫;冷凍庫裡剛買的十支北海道牛奶冰棒、這段時間來在彼此桌上還未分好的大頭貼、一起選的床單,同款手機的電池......。

在我這裡的東西怎麼還給你?在你那裡的東西要不要拿回來?當然,也許我們什麼都不計較,因為分手就分手了。

可是就是有些東西,就算想要,也,要不回來。

我們不確切能指出那些是什麼,無法列清單分配,可是,大概都是最珍貴的什麼吧。

在眼淚還沒流乾之前,在你的味道還在房間的這段時間,你能先把我的心痛帶走嗎?

〝I am still waiting for, for I was born to love you.〞

歐,對了,還有那些日後可能電視上會出現我們曾一起看過的日劇經典字句,你放給我聽的歌......。

如果一直都會看見都會聽到怎麼辦呢?

光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打了電話給你:

「……」不知道該說什麼。

「喂?……妳,妳在幹嘛?」你問。

「我、我……嗚……」聽見你的聲音,那些要不回來也弄不清楚的堅定,一下子消失無蹤。

此刻,我只想你抱住我,狠狠地吻我。

「妳怎麼了?不要哭嘛,我現在就過去。」男人的語氣溫柔得讓我更想哭,前個晚上還兇惡惡的。

「恩……恩。」掛了電話,我躺在床上,耳畔都是你的聲音。

又哭又笑的我根本就不是都會裡幹練的女性,脆弱的時候、戀愛的時候,我就只是我而已。

我不確定愛情是什麼,不過分手真是太麻煩了,我,我還是繼續愛你好了。

本文內容提供:豔遇堂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