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孩站在路邊,是夏天,夜晚。風有點涼涼的。女孩變得安靜,瀏海被風微微的吹起,側臉的弧線。

「我們,再去你家喝吧?」女孩說。

這是我上一秒鐘想要說出的話,但我不記得有沒有說出口。「好啊。」

家裡有點亂,我拿紅酒杯倒進啤酒。她拿起酒杯裡晶瑩剔透帶點泡沫的液體。

「好像香檳。」然後微微笑了,我發現,她有一雙很純淨的雙眼。

但是,我又發現,她有種很複雜很複雜的思緒。應該說是纖細。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可以包含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毫不衝突的並存。

我跟她坐著,我感覺到她的熱氣,我想做些什麼,一個女孩到男孩家男孩該做的什麼,想用指尖輕柔她的頸肩,想用一種唯美的角度吻她,之後比較像是酒精催化的某種下半身火熱的東西,但是她只是直直得望著電視,整個都抽空了,連慾望這種東西或呼吸都不存在,只有手裡握著的酒杯,滲出水珠。

之後她鑽進了我的床裡,嬌小的身體陷進去,露出半截臉。和戴著腳練的腳踝,兩個銀色的珠珠,垂著。

她背對我。我突然想從後面抱住她。我這麼做了,突然沒有遐想。就這麼抱住。我感覺這個女孩很悲傷。

「好累。好累。」

我以為她會說「我失戀了。」「我孤單。」之類的話。

我無法幫她,因為連愛情都還談不上。

「什麼都累,一切都累。」

「連笑都累,連哭都累。」

「連做愛都累,連擁抱都累。」

「連存在都累,連死去的念頭都累」

她睡了。我徹夜未眠。

為了想留住某種東西的預感,我聞著她的香氣,還沾染剛剛這個世界膚淺的雜晦。但我穿透,直接是一種氣味。她的氣味。

就這樣,一個夏天的夜晚。

本文內容提供:小知堂先讀網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