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是藍的,天空是灰的,那心是什麼顏色呢?不知道巴里島是不是晴天,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沒想到自己並沒有辦法承受這樣子的情況,還以為從此和這樣的事情絕緣

當夏日的暖風透過窗戶捲了進來,吹拂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只感到一陣火辣辣的刺痛。這個時候,一股難以言明的寂寞籠罩住我,我張目望向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呆呆的出起神來……

媽的,左腳扭到了,莫名奇妙突然就扭到了,別問我為什麼突然來這句,因為我正在貼藥膏


parrot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